不該讓“惡評”帶偏節奏

來源:南方日報  稿源時間: 2020-08-25

  湖南常德火車站,兩位醫科學生急救一位發病旅客,未能迴天……這本來是一則正能量新聞,卻被一條“惡評”帶上熱搜。這條評論假設“兩名女孩最終因為沒有行醫資格被男子家屬告上法庭”,獲得6萬點贊。成都中醫藥大學方面力挺兩名女生,決定擬授予她們校長特別獎。

  跪地救人的身影,體現了白衣天使救死扶傷的天職,傳遞着來自陌生人的温暖。對此,我們理應感到動容,無論能否救成功,這種互不相識卻彼此守望的態度,標註着社會文明的高度。然而,總有一些“鍵盤俠”,要踩着別人發表“高見”,把新聞編成段子,在傳播中“抖機靈”,目的無非是蹭關注、博流量。這種醜陋姿態,既傷害了救人者的善良,也詆譭了家屬的情感。

  更重要的是,“惡評”言論是在傳播錯誤事實、人為製造對立。雖然不一定構成謠言,卻讓人對所謂“行醫資格”產生了一定誤解,某種程度上,也放大了“救人有風險”這種論調。

  先説所謂“非法行醫”,救人真的需要“行醫資格”才行?

  當然不是。根據執業醫師法,醫生在醫院外實施急救,是不受執業範圍、執業地點限制的。況且,許多急救技能屬於常識(比如心肺復甦術),普通人也可以為之。如果什麼都強調資格,是不是就倡導大家站住別動,只打120就好?救人沒有門檻,醫生可以救人,大眾也可以救人。雖然對一些複雜疾病,我們更強調“專業救人”,但這不是隨意提高救人門檻的理由。此時強調行醫資格,容易造成“沒有專業資格證的人不能進行急救操作”的錯誤理解。

  再説所謂“告上法庭”,如此“劇情”是否有些想當然了?

  不可否認,社會上可能存在“農夫與蛇”,一些患者期望值過高,有落差可能遷怒於醫生。但這只是極個別現象。對社會主流來説,是非不難判斷,真假一眼明瞭。正如此事中,家屬只想着致謝,根本沒有“反咬一口”這回事。而且,為了防範可能的風險,民法典還出台了“好人條款”,“因自願實施緊急救助行為造成受助人損害的,救助人不承擔民事責任”。這位評論者推演出所謂“告上法庭”,是否涉嫌對家屬惡意揣測?是否有鼓勵大眾冷漠之嫌?

  “不明真相就亂評論是不道德的行為”。有的人可能説,這是網友的“腦補”“想象”,無傷大雅。其實不然,我們知道,社會上有的人對救人存在顧慮,認為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”,甚至對救人行為冷嘲熱諷,這很容易帶偏輿論。在我們的真實生活中,“遠方的人都與我們有關”,大概每個人都有無助的時候,都可能是那個倒地的人,也需要在關鍵的時候被別人拉一把。那些自詡高高掛起、明哲保身的“鍵盤俠”們,千萬別把網絡當作了真實世界!  (扶 青)

責任編輯: 王昕冉